2020的开端,的确很是不妙

/ 0评 / 0

这篇文章其实前半部分在一月上旬就写好了,可是中间缺少了一个150Flag和一些内容之后就显得缺一点东西,加上懒癌发作(主要原因),直到二月中旬我才磕磕碰碰写完。我依旧清晰地记得在2018年初在网吧写总结,在2019感叹寒冰血脉的市场。在一月堆闲时堆了好几天的插件代码之后突然感觉这不是应该去看东西,一下又变得很迷茫。所以在二月重新再看的时候,默默删除了原先那些总结,填上了2020的预期(并不是flag)。这篇废话不出意外是今年的最后一句,以及我的感官。
接下来和我一起来看看,如何做最好的韭菜。因为我是个个体,我的视角只围绕的我的线路和我的窗口,来讲讲有点魔幻的2020。

低压和扰动

“明天上线,tao神稳吗?”
“哈哈哈,你觉得呢?”
“那必须,台风中央的DPK就是你!”
“慢点舔,我飘了”

新年过后的一月似乎是19的13月,显然我没准备好,时间流逝的速度过于诡异,亦或者我的感官很是迟缓。在我哼哼唧唧的时候已经是一月中旬了。
如同往常的起床,赖床,迟到,上班。
我盘算有些事情很久了,比如我的aop插件,比如我的黄色网站,虽然离完成还很远,但是想想有些事情我居然盘算了半年了。望着办公区日常摸鱼的同事,有在看面试题的,有看小说的,有在回邮件甩锅指点江山的,一屁股坐下来打开了电脑,机械式的捅开钉钉、TIM。
“我今天又又又又迟到了!” 我按照日程表做了第一件事:给业明发消息。
钉钉在眼前晃个不停:“看下邮件,今天要上线,快把bug清下”
于是我熟练的打开了博客园,v2ex,LeetCode。

公司的人早在几天前就吵的沸沸扬扬,隔壁事业部的老大莫名其妙地在年会和我们告别了,哪怕是再愚钝,也会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直到昨天晚上我看到以前呼风唤雨的产品负责人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公司群聊。本来想问一下和他关联紧密的PM是怎么回事,但是又思考了一番,作罢。

“你们不裁员吗?”隔壁事业部的运营试探地问道..
“裁吧,我不知道”

我翻了翻脉脉,这里好像一点变化没有,年终80W和毕业三年攒了一千万的人还是在里面不配发言。唯一看到的是头条的HC在暴涨,说是教育平台无限扩张。望着相关推荐里的猿辅导我无奈的关掉了手机。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2020年的第一版就很急躁。我一连参与了一个app的三个版本发布,而发布的时间在一周之内。当出现这状况的时候我早已习以为常,只是有点心疼我们的用户,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难用的东西。(纯路人,不黑不吹,大部分模块自己都有参与,看着这么折腾挺无奈也挺心疼)

三扯四扯到了晚上,凌晨,三点半。
我觉得在一月就出现了这种级别的加班,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2018年 12点以后还在加班1次,2019两次,剩余大部分该溜就溜了)。虽然内心对新年很丧,但是一月就百变成这个样子我觉得不管是人还是事,都出了问题。

坐在车上我在回想上个月参与的跨度八个月的 “大项目”,老板从一开始的信誓旦旦到最后开会都看不见人让我坚定了不少判断,直到钉钉里产品负责人的消失,我意识到新年礼物到了。

的确,惊喜的礼物。缩小HC和裁员。虽然又和我没什么关系,早在2017我就说了这一切:
UTOOLS1581520673140.png
虽然是毫无根据的推测,但是17年大家喜欢美团/滴滴的offer,后来出了裁团和滴滴年终的故事,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天之骄子,但是有一说一,知乎用户/步行街JRS/脉脉的平均水平的确裁员轮不到,人均若不百万年薪的支撑是没法在我描述的这种状况中存活,毕竟北京平均月生活费30k起步,我酸了(手动狗头)

我一年来学习到最重要的就是做事要细要慢,讲求符合客观规律,讲求理论支撑,讲求厚积薄发,三者有一就算是做事做好了。显然我闻到的味道是急躁,是急于看见变化对应的操之过急,基层如此,环境如此。(没有装逼甩锅的意思,牛人很多,但从现状来看牛人并没用体现牛人价值带来对应的奇迹,如果说你特别狠,狠出数据和结果,追梦人过程,但市场只看结果)

温床 26.5℃

“加油武汉”
“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上完线的第三天,本该要去公司上班。
起床,睡觉,起床,刷牙,迟到,睡觉。
“我后边武汉的同事都回来了,我现在挺怕的”
“怕锤子?啥问题啊,又不是河南兄弟,至于地图炮吗”
“卧槽,你不知道吗,超强流感了解下”

我才慵懒的打开搜索框,大概看了几眼之后我收到了带薪病假被拒绝的通知,我翻了个身。
下床打开了电脑,并没有什么人找我。
“我今晚来取电脑,今天不过来了,有事帮我看着点昂”

我在回忆过去两天的事情,觉得很是虚假,两天我的好兄弟走了一半,剩我们几个“边缘玩家”。我想我的日子也不多了。

盘算了距离回家只有两天了。我开始像往常一样开始刷v2ex,LeetCode。
没写两三句,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不这个时候写写文档呢...正好做做笔记总结啥的。

于是我打了17局大乱斗。四把mvp,纯混子。

我没带口罩就坐上了22号北京到兰州的列车,回来之后就在家里隔离。还好,这波问题不大。(再给此机会我也不带,因为他喵21号口罩就断货了,我没办法)

兰州似乎更温暖和平静一点。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飓风

“最大的病毒是人心”
“十字军给爷死”
“太失望了”
“英雄走好”
“NMSL”
“ 【图片】”:

UTOOLS1581521836646.png

我只和朋友吐槽了几句,转发了一篇文章还被和谐了,我意识到这个时候需要闭嘴,这样显得我是一个乖巧的韭菜,以及我对CN政府和一线超强的信心。顺道一提:

UTOOLS1581522313177.png

现在的风刮的正大,公司有些瘦弱。还好都在预期之内。45天,是给公司的倒计时,而70天,是给这段魔幻故事的结局。

暴雨

“新增感染人数持续减少”
“新增倒闭个体和企业持续增长”

一场雨,父母甚至建议考公,我一直觉得我想做什么,我就去做好了,到时候后悔也只能怪自己不争气,没法子给别人甩锅,最怕这句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
“都怪你!”

我不希望这样的结局,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最近那种无力感又袭上大脑,甚至开始思考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但不理智的事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呢?
“或许真的会”

截至现在,我知道现在甚至还没到风眼,我们还在暴雨里,哪怕是暴雨,风力和破坏力可能没有到最大,这就是我对2020第一个认识。
“洗牌,重构,刷新”

我不是经济大手子更不是企业家,所以我的判断力来源于胡说(因为我得到信息总是别人想给我看的,所以并不客观也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对着一堆随便都能查询到的数据,而不是数据源本身,我是没有办法去确定这场雨会下多大)

“雨天,适合学习、睡觉、谈恋爱。”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雨天谈恋爱(手动狗头)
“那么,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阴天

“风雨都过去了,而被风暴困在中心,这时候上天给了你喘息的机会你就得做好抵御下一次风暴的准备了。”

很简单的一句,台风席卷,我们终于来到了风眼。
按照国际惯例,这时候市长应该给我们表演一个徒手杀鲨鱼了:

UTOOLS1581523289143.gif

我没黑的意思,我也没有隐含意思,这个时候就救救小偷啥的,球球央妈了,不然我预计的45天可能要打折了。

“加油,总会好起来的(笑)”

云墙和旋风

“我们必须做出一些牺牲”
“我去!”

当然,我不敢含沙射影,也不敢说你细品,你再品的话。文章可以结合《超强台风》《后天》《地形引力》《独立日》《2012》一起看,我没有强行安利,更没有侮辱《超强台风》的意思
我只是就事论事,往往灾难片的前80%说的就是大部分的事实,这次也一样。

“我不想死”

晴天

“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和我出去吗?”
“好啊!”

这天大概不会在2020年出现。

最后

“我在前面说,做我女朋友,不是骗你,我认真的,可以试试吗 ?我们一起等晴天来好吗?”

结语

嗯,这篇呢,不是特别想说一些事情,本来写了很多,看了几眼还是默默删除了,作为韭菜就少说点长壮点,总之2020不会好起来,积累、成长、少说废话当下比较有意义的选择,时代要抛弃你,只好走快点让他不要那么快忘记你,相信CN很快能见到疫情的晴天,也能看到经济的晴天,大家有钱一起恰。

“武汉加油,CN加油!”

“情人节到了,女朋友的事能再考虑下吗(至臻舔狗放弃尊严的再次舔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