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萧条的一年,寒冬到底有多久?

/ 0评 / 0

    现在是双十二的00:00,或许大家还忙着囤货抢购,我也翻了翻购物车,没有一件是自己买的起的。深吸了一口气望了望LeetCode的题目,满脑的烦躁挥之不去。     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我一开始认为是因为和母亲吵架导致自己心情不好,带来感官上的烦躁。可是后来想了下,似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捋了捋数据和最近五个月发生的事情,的确得承认一些事实了。     写文章的原因是睡觉前看到了这样一条热度搜索:     看到之后我明显楞了一下。因为两周前我看着知乎团队后端Golang重构实践,知乎之前的公开博文和技术框架选型的确有点Eg的味道,但是才两周不到。说真的有点不相信,在我眼中知乎这样高流量的问答式平台,在转向知识付费这条路走的正是火热,明显他们在减负奔跑。本来互联网的思维就是轻资产重驱动,的确靠人数的指数增长来促进业务的高速发展是不正常的。本以为知乎只会对运营团队或者客服等团队下手,显然,针对了全公司:“早上还在修改Bug,下午就被劝退了。” 当这样的评论出现在视野的时候我想起来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狗东大家喜闻乐见,说是东哥没管住裤裆。的确这一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的确很大,蒸发的市值的确够京东所有快递员干好几年了。年底所谓的结构优化在我们眼中,就成了互联网资本寒冬的代名词。不论是没有及时上岸的戴威,还是无奈道歉的掘金,还是纷纷暴雷的P2P,的确市场在释放着这样的信号。小米和美团鸡贼的操作,七月的流血上市,的确是个比较大的风向标,贸易战逼回了不少华人,让北京中层的求职关系变的有一点微妙。的确,到现在不少企业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问题。     我在两个月之前送走了自己的一批搭档,心里充满的迷茫,不知道怎么继续。后来他们都找到了不错的下家,最近和他们聊的时候都发现,2018的冬天的确不太一样。          相比互联网的寒冬,我觉得还是很普通的波动,因为有着腾讯和网易以及米哈游更惨烈的先见:今年政策的严查,没有版本无法发行的游戏,让我庆幸没有去玩蟹做游戏开发。之前的一个朋友已经自学Golang上岸不敢做了,这里并不是吐槽政策严查下的艰难前进,而是严查时机赶上资本寒冬,雪上加霜。正如老板画饼洗脑时所说:“你问我在业务上或者其他方面公司遇到了什么问题,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在今年三月和九月之间没有拿到融资的公司,都遇到了很大问题和困难”。     哈哈哈哈哈,闲扯这么久,不多说了。睡觉匿了,或许明年更冷呢,手动狗头。最后附上天才预言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